《伤寒论》序一

 夫《伤寒论》,盖祖述大圣人之意,诸家莫其论拟,故晋皇甫谧序《甲乙针经》云:伊尹以元圣之才撰用《神农本草》,以为《汤液》。汉张仲景论广《汤液》为十数卷,用之多验。近世太医令王叔和撰次仲景遗论甚精,皆可施用。是仲景本伊尹之法,伊尹本神农之经,得不谓祖述大圣人之意乎?张仲景,《汉书》无传,见《名医录》,云南阳人,名机,仲景乃其字也。举考(孝)廉,官至长沙太守。始受术于同郡张伯祖,时人言识用精微,过其师。所着论,其言精而奥,其法简而详,非浅闻寡见者所能及。

  自仲景于今八百馀年,惟王叔和能学之,其间如葛洪、陶景、胡洽、徐之才、孙思邈辈,非不才也,但各自名家而不能修明之。

  开宝中,节度使高继冲曾编录进上,其文理舛错,未尝考正。历代虽藏之书府,亦阙于雠校。是使治病之流,举天下无或知者。

  国家诏儒臣校正医书,臣奇续被其选。以为百病之急,无急于伤寒,今先校定张仲景《伤寒论》十卷,总二十二篇证,外合三百九十七法,除复重,定有一百一十二方,金请颁行。太子右赞善大夫臣高保衡、尚书屯田员外郎臣孙奇、尚书司封郎中秘阁校理臣林亿等谨上《注解伤寒论》序。

点赞